新闻聚焦 >> 正文
一个沙盘疗法治愈典型焦虑症的真实案例
日期:2018/8/24 17:51:25

紧张、心慌、如坐针毡、手心出汗……两个月前,28岁的公务员小赵一坐到办公桌前,就开始出现这些症状,尤其是看到领导时,就更加烦躁得想逃。

前段时间,宁波市心理协会随机对市区5000位居民(19岁以上)进行了抑郁筛查,有30.3%的居民存在抑郁情绪(指负面情绪,情绪处于亚健康状态,但还没达到疾病状态)。

另一组数据是,去年,心理专业机构的求助比例比前年翻了一番,这些存在抑郁情绪的人当中,选择独自承受的从前年的23.2%下降到9.8%。

在宁波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二楼,有一间沙盘治疗室,里面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,桌面被刷成蓝色,四边用木条包围起来,里面装满白色的细沙。这就是沙盘。治疗室三面墙壁有三个书架,上面摆满各种各样的小物件:各种人物、动植物、武器、运输工具、房屋模型等,这些小东西,是供咨询者在沙盘里摆设用的。

最终治好小赵焦虑情绪的,是沙盘测试疗法。心理医生张子霁介绍了小赵前来治疗的整个过程——

看看自己

有没抑郁情绪

(19岁以上青年及成年版)

1.常常觉得想哭

2.觉得心情不好

3.觉得比以前容易发脾气

4.睡不好

5.觉得不想吃东西

6.觉得胸口闷闷的

7.觉得不轻松、不舒服(不爽快)

8.觉得身体疲劳虚弱、无力(身体很虚、没力气)

9.觉得很烦

10.觉得记忆力不好

11.觉得做事时无法专心

12.觉得想事情或做事情比平常要缓慢

13.觉得比以前较没信心

14.觉得比较会往坏处想

15.觉得想不开、甚至想死

16.觉得对什么事都失去兴趣

17.觉得身体不舒服(如头痛、头晕、心悸、肚子不舒服等)

18.觉得自己很没用

将以上18题选项得分相加,测试结果如下:

8分以下:你目前的情绪很稳定,是个懂得适时调整情绪及疏解压力的人,继续保持下去。

9-14分:最近情绪是否起伏不定?或是有些事情困扰着你?给自己多点关心,多注意情绪变化,试着了解心情变化的缘由,做适时的处理,以免陷入抑郁情绪。

15-18分:千万别再撑了,赶快找朋友聊聊,给心情找个出口,把肩上的重担放下。

19-28分:赶紧找专业机构或医疗单位协助。

没有或极少(每周1天以下):0分;

有时候(1-2天):1分;

时常(3-4天):2分;

持续(5-7天):3分

29分以上:有抑郁倾向,赶紧到医院找专业及可信赖医生检查。

第一次:9月25日

那天小赵犹豫着推开心理咨询室的门,四下里张望了一下,才进来。

黑眼圈,暗暗的皮肤,头发干净却凌乱,身高1.75米左右的小赵看起来一点也不挺拔,弓着腰坐到我的面前。

“我最近不知怎么了,一走进办公室就眼睛发花、胸闷心慌、手心出汗……”小赵显得很不安,不停用手掌来回搓着大腿,眼神飘忽。

“领导老是叫我加班,占用我周末休息时间……”他眉头紧锁,想表达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,急得站起来在治疗室里焦虑地来回走。

“对不起,我坐不住,我现在浑身都不舒服。”

当时小赵给我的初步印象,是有很强的焦虑情绪,坐立不安,缺乏安全感。

他这样的情况,很适合进行沙盘治疗,这是一种非语言表达自我的方式,对引起他焦虑的事件不直接涉及,又能通过沙盘的摆放来将他的内心投射到外界。

我把小赵带到沙盘治疗室,请他自由发挥,在沙盘里摆下自己想摆的场景。(进行沙盘治疗的咨询者,第一次摆的沙盘很多时候并不能反映他的内心,可能出于对自己的保护,会带着伪装,摆放出一个很和谐美好的场景。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治疗,因为沙盘的摆放并不是“一摆定终身”的。)

小赵摆放的第一次沙盘,是一副惨烈战争场面,沙盘被篱笆隔成两边,两边放满了凶狠的猛兽、面目狰狞的男人、持枪打仗的战士和翻倒的飞机与船只。

小赵的这次摆放并没有刻意掩饰。

我尝试着问他,是不是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是场战争。我想,假如我的判断能得到他肯定的回应,那他的情绪就会像泄洪一样倾吐出来。

果然,小赵对我的话产生了共鸣。他说,他经常在开会的时候,公开反对领导的意见,领导叫他写的材料,他也经常觉得方向不对而顶撞领导。

他觉得,领导因此想孤立他。

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约好下次再进一步治疗。

(小赵第五次到咨询室来的时候,已经有了很大改变,他说自己正积极努力改变自己,不与领导处处针尖对麦芒争斗了。)

这次小赵来的时候,容光焕发,头发理得很精神,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。

“以前和领导面对面,我就百爪搔心般地难受,总是想立刻离开。现在上班不再难受了,和领导的关系么,虽然不能成为哥们,但他对我的态度已经缓和了好多。我也不公开针对他,该服从的时候就服从嘛。”

小赵提出要求,最后再摆一次沙盘,算是对自己的过去,做个告别。

小赵最后摆的沙盘是这样的:

在沙盘中间划出一个岛屿,岛屿四周用各种桥与大陆相连,岛屿正中间是一个家园,院里出现的是一家三口。

场面整洁有序。(第一次摆放,场面凌乱。一般来说,沙盘里摆放的物件越多,说明他的内心越焦虑)

他摆放的家园不再封闭,沙盘正中的岛屿表示他的内心处于一种非常平和的状态(焦虑的人,常会把岛屿或者其他沙具靠在沙盘边上,或左或右,体现一种不安)。

小赵已经完全好了,因为他原来只是一种比较严重的焦虑状态发作,还没到抑郁焦虑症程度,无需服药,经过几次沙盘引导,他打开了心结,可以正视自己,面对未来了。

第六次:11月5日

第四次:10月18日

(其间,小赵又来过两次,一次是我们做了深入的交流,另一次他又摆了一次盘,和第一次一样,算是对自己经历的一个总结回顾。)

小赵能主动和医生打招呼了,步履轻快了很多。在医生面前坐定,也不再东张西望。

“最近感觉好多了,上班也不再那么紧张,但还是忍不住会东想西想,没办法集中精力做事。”

从小赵肢体语言可以看出,他放松了不少,焦虑有所减少。

我趁热打铁,让小赵再摆了一次沙盘。

这一次,他摆的是一个海洋与岛屿,左边的岛屿上丛林茂密,在丛林的深处,有一幢小楼,院子里养着一些家畜,一个男孩和妈妈站在院子里。海面上,一条海盗船正在靠岸,沙滩上有几个士兵、海盗,做出要进攻的样子。

小赵说,院子里的女人,是他的妈妈,小孩是自己。父亲,可能就是其中的海盗。

在这次交谈中,小赵说,小时候,父亲对他的要求很严格。父亲长期在外做生意,难得回家一趟,每次回来就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。而母亲则处处护着他。

那个时候,小赵一方面觉得自己很不错,因为有母亲的肯定;另一方面,因为老爸的挑剔,又让他感觉自己还不够好。这使得他很不甘心,潜意识里就要和班里成绩好的同学甚至老师竞争。

这种状态陪伴着小赵的成长,使他在日后的生活中,一遇到意见相左的情况,就马上想击败对方。

这个沙盘反映的是小赵的生长环境,他将父亲视为一种权威和敌人,因而总是想要打败权威。单位里的领导无形之中也被小赵当成了权威想击败,而针锋相对的态度,也使得小赵和领导的关系,变成了敌对关系。

我的分析,让他立刻明白了多年来让自己痛苦、难受的根源。这是一个治疗的转折点,我相信,之后的治疗会很顺利。

沙盘治疗:

又称箱庭疗法,是一种从欧洲发展起来的心理疗法。通过创造的意想来表达自己,从而可以绕开面对面咨询遇到的阻挠。近年开始应用在我国心理治疗领域。

沙盘内部的天蓝色从心理上讲,可对咨询者的思维和行为,产生心理或生理冲击。另外,长方形的沙盘也有讲究,它比正方形和圆形有更多探索和挑战空间。

6364221510228798546004433.jpg